我娶了店裡小妹做老婆,一個員工不停暗示我看「監控錄像」,看完我立刻離婚…..

我娶了店裡小妹做老婆,一個員工暗示我看「監控錄像」,看完我立刻離婚.....

我情況比較特殊,出生在農村,父母年事已高,我出生的時候,我父親已滿45歲。我上面有個哥哥,可生下來是個弱智,他的智商跟三歲小孩差不多。因為哥哥不正常,父母才在那麼大年紀的時候還生下了我。

我娶了店裡小妹做老婆,一個員工暗示我看「監控錄像」,看完我立刻離婚.....

我從小也知道父母的不容易,所以小時候也算是一個很聽話的小孩。我害怕別人欺負我哥哥,所以那時候哥哥去哪,我都會跟在後面。怕別人欺負他。

有一次一個小朋友追著我哥哥罵他是傻子,我當時氣不過就跟那個小朋友打了一架。那小朋友比我高出一個頭,我雖然被他打得臉都腫了一個大包,但我不後悔,因為從那次之後,他再也不敢叫我哥哥傻子了。

我17歲跟著村裡的一個大叔出來工地做工,在工地也幹了兩年,我曬得又黑又瘦,回去的時候,我媽就抱著我哭,說我太可憐了,這麼小就受這種罪。還說怪他們沒本事,才讓我小小年紀就走入社會。

我從來沒怪過父母,他們賜予了我生命,對於父母,我只有心疼和孝敬。

我從踩著三輪車開始在外面跑生意,一直到現在,足足在外面混了快二十年。這期間,父親早已去世。我母親的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。哥哥還是痴痴傻傻,自己不能照顧自己。

我現在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店面。雖然經濟上已算寬裕,但一直還單身一人。

也並不是沒人看得上我,只是我覺得自己家境如此,家裡還有老母親和哥哥要照顧,我不想連累她人。

去年因為店裡缺人手,在網上招了兩個幫我看店的人,其中有一個就是她。

她比我小十多歲,應聘的時候,她說她沒什麼經驗,但是她的學習能力很快。我看她說的感覺像是很需要工作一樣,我就讓她來上班了。

後來我發現,她每天上班就是在跟其他小妹們一起聊天說笑,有時候看到我在店裡就過來跟我開玩笑,跟我套近乎。

她有一天還問我,為什麼我四十歲了還沒有成家。我不想把自己的隱私說給員工聽,所以只說了句,因為沒遇到有緣份的人。

有一次過節,我請店裡所有的小妹一起吃飯。在飯桌上,她說個不停,不停的找話題跟我聊,其中有一個跟她玩的好的小妹就開玩笑的說讓我們兩談戀愛,這樣她就能變成老闆娘了。

我當把這話當成了玩笑,而她卻當了真,開始對我很主動。說實話,我當時真的沒什麼想法,可是她太主動了,我甚至覺得不給點回應都對不起她。

後來我們真的發展到了一起,她成功的一躍成為了老闆娘。

我本來想著,等我五年店面租期一到,我就會回老家,陪我母親和哥哥,過簡單的日子。可是現在有了她,為了不讓她跟我一起回家照顧老小的責任,我留了下來,給家裡的母親只能多一些經濟上的付出。

我說既然結婚了,那我們就趁早生個孩子,我已經滿四十了,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。趁現在還有能力,可以把孩子撫養長大。

可是她一直說自己還小,還沒玩夠,不願意生小孩。

最終我也尊重她的決定,說三年過後再準備要孩子。

我知道她還年輕,是喜歡玩喜歡瘋的年紀,可是既然跟我結了婚,就得有個家的概念,她每天半夜才回來,有時候乾脆就整晚不回來,問她去了哪,就說去朋友家玩,或是開派對了。

每次花我的錢就是如流水。每次去店裡拿錢,問都不問一下我就直接把錢拿走了。

搞得我都不知道一天營利到底有多少。

後來有個小妹話里一直暗示我,去看看店裡的監控。說了一二次我沒在意,後來她說的多了,我也有了疑心。

那個晚上,我真的去查了監控。

看到監控上的一幕,我才知道,為什麼店裡的小妹會一直暗示我看監控。

因為她每次過來店裡拿錢,都是跟一個男人來的,每次拿錢的時間都選在我去進貨的時候。

拿完錢就會跟男人很親熱,有說有笑的一起上了車。

我這才意識到,她可能不是因為愛我,只是把我當成了提款機。

不止給我帶了綠帽子,還用我的錢養著另一個男人。

從結婚到現在,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,她揮霍了我幾十萬元。她的壞脾氣和愛玩我都一直在忍耐和包容,卻沒想到她這麼賤踏。

我必須離婚。還是遵從我最先的願望,等租期一到,回去好好陪我的母親和哥哥。只有親人才是最能讓人相信的人。